银河系酋长你枕哥

佐鸣不逆 其它杂食 超级欢迎吐槽

【佐鸣】我是个酋长2

 第二章         

我叫漩涡鸣人,我是一个酋长,嗯,就是那种刚刚丢了童贞的酋长。         

我真是日了狗了,正确的说被狗日了。         

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我只想说一万个草泥马,我认真说我没有感觉到一点点一点点享受。        

因为现在屁股真的好痛啊!        

如果你硬要我说说昨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大概可以概括为:卧槽好爽好爽,快点快点,啊~佐助你要干嘛摸我屁眼???啊啊啊啊疼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啊啊啊啊你不是人啊,慢点慢点,啊~        

“哟吊车尾你醒了。”低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明显着带着点喜悦,但作为当事人的我完全把那当做示威,并不想做出任何回应。         不过事实上要不是本酋长的屁股太疼,嗓子太哑,早就起来把他撕成碎片了。         

我开始悔恨,都怪昨天喝了太多酒,否则根本不会被刚开始的嘴撸鸡鸡(???)诱惑,没有反抗。以至于后来放松了警惕,输掉了我的菊花。         

这是我们俩争斗以来我输的第183次,别问我是怎么记得这么清楚的,但是就算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我们俩从小就是宿敌,因为不解释一下剧情不好发展。         

这就不得不讲讲他这个人:他和我都是酋长之位最有力的竞争者,我承认,佐助很优秀,各种方面的优秀,数他的优点我十根手指头肯定不够用啊。最要的是他长得帅啊!是我们酋公认的酋草。他不仅是帅,他的帅里还带着那种冷艳的美,诶呀,我语文不太好,反正就是特别好看。其实我更小一点的时候还跟着他屁股后面流过哈喇子,经常被他哥揍。这么说来,我小时候简直是被揍大的啊,我不知道我爸妈什么脾气。 

但是他的性格真是又自大又臭屁,仗着自己好看点,就以为天下第一大,四海之内皆他妈,谁都要惯着他。而且人还特别阴险,总是干一些特别缺德的事,从昨天晚上他偷袭我菊花就可以看出来。        

这回他刚回来就给我一个这样的下马威,我真是惨败啊,你说我都当上酋长了,这个白痴还是这么不给我面子,我大写的委屈。         

“喂吊车尾。”他的口气有点不耐烦         

“滚滚滚。”老子更不耐烦呢。         

然后他就真的滚了,听声音像是去洗漱了。讲真,我真是烦死他这种臭屁的性格了,简直你牛逼你伟大你和你妈生你爸。         

虽然我心里很委屈,但是我知道输了就是输了,男人嘛,成长的路上总是要受点挫折。而且君子爆菊十年不晚,可是想到佐助的菊花,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鸡鸡疼。        

“喂起来吃饭了。”        

“哦来了。”       

有饭不吃是傻逼,我就是这么有原则。况且我昨天战斗了这么久,首先应该做的就是补充体力,吃饱了再攻其菊花也不迟,等等,我是宇宙第一直男啊,为什么要攻其菊花,我只想把佐助揍的他爹妈都不认识。       

在吃饭方面,自从我当上了酋长,上上任酋长我老爸和我老妈带着我家存折跑了,我就只吃拉面。首先,我觉得拉面是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强烈建议列入世界知识产权文化保护名单,这是我每次参加联合国会议都极力争取的,虽然每次都被忽视。其次,我也说了我爸妈把存折带跑了,我起初只吃得起拉面。最后,我们这可是君主专制,说白了就是酋长说啥是啥,你以为本酋长还差那点存折吗?差。 

桌子上没有拉面我是可以想象的,但是这也不能全他妈是番茄吧!我再看佐助一眼,他又回到了我们昨天相见时的打扮。

 “你能不能先把胡茬剃干净。”他现在的形象对我来说只能用惊悚形容,我承认佐助是个美男子,但是这戴歪的假发,这拙劣的化妆技术,这在他健壮体型下强撑着的连衣裙,吓得我菊花一紧。

 “你在说什么,人家听不懂啦啦。”他一开口居然是台湾腔,还是那种低沉的面无表情的说出来的,超级恶心的! 

“佐助,你别玩我了好吗。”我经历了这么多,根本不知道要从哪开始吐槽,身心俱疲大概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佐助系谁?人家叫宇智波酱子啊。你居然不记得人家的名字。嘤嘤嘤”说着他还在眼睛里滴了眼药水,假装哭了起来。

 “酱子哦。”

 “…” 

“…” 

操啦,老子又不是台湾人,这种强行台湾腔是怎么回事!这太娘炮了!我受不了!我可以忍受我的菊花被爆,我可以忍受佐助耍我,但我最痛恨别人逼我说我不想说的话!我就是这么有骨气的人!这么想着,我痛哭着跑出了酋长寝宫。 

还没跑出酋长楼我就刚好撞上了来找我的鹿丸,这家伙来的正好,我还没找他算账。 谁知道他一把抓住我,拉着我往回走,还一脸急躁的样子,好像我对不起他一样:“你来的正好,我都找你半天了。” 

“???”我不去揍他就不错了,他还要找我。 

“你看看这都几点了,昨天说好了,隔壁沙隐寨寨主今天亲自来祝贺你大喜之事。”说完他还白了我一眼。

 excuse me?你确定是大喜之日,我怎么觉得我这么倒霉呢? 

“啥?你说我爱罗要来了?”天了噜,要是被他发现我被佐助耍的这么惨,岂不是很没面子,我爱罗可是我各种方面都很惺惺相惜的好基友。 

“昨天跟你说了几遍,你不听,满脑子都是洞房。”他瞅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瞅可怜的小处男。“赶紧回去穿好衣服带你的新娘去迎接人家。” 

处男怎么了,我要替全天下的处男强烈谴责你,而且我昨天晚上刚失去了我的童贞好吗,屁股很疼,所以你能不能让我走慢点。当然这些话我都没好意思说出口。

 “可是昨天…那个新娘。”我暗示他,我也不能带着佐助去见我爱罗啊。 

“新娘怎么了?”他疑惑的看着我。

 “你可别装蒜了。”难道他要我自己说出我新娘是佐助这种丢人的话吗。

 “你是不是睡傻了?” 

“他他…他不是女的啊。”真是要逼我直说啊。 

“你果然是睡傻了,那不是你心里念着的酋花吗。” 

“你被骗了!他是佐助啊。”我心里一急脱口而出。 

“你想佐助想疯了吧。”他狠狠打了我一下“那是佐助他妹妹。”

 什么叫我想佐助?我一点都不想他,虽然他走了以后,我时常会觉得失去了竞争对手而感到寂寞,但是不代表我想他啊。

 “才不是他妹妹!” 

“你别这么说了,你老婆要生气了。”然后他示意我回头看看。 我看见正好是佐助从房间出来,站在我身后,刚才的话他可能都听见了。听见了也没关系,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而且虽然他没啥表情,我就是能看出来他散发着愉悦的气息。

 “老公,你在说什么啊。” 他一开口,我就吓的坐到了地上。他他他叫我啥?

 “酱子,你不要怪他,这个人可能太高兴,脑子一时还不太清醒。”

 “什么?鹿丸你叫他什么” 你他妈不要强行台湾腔好不好!超级恶心的! 

“你赶紧给我去洗把脸清醒一下,你不要连你老婆都不认识了。” 

“what the fuck!!鹿丸你可是180的智商,你不要告诉我你看不出来这是佐助男扮女装!你看看他连胡子都没刮净啊。”

 “佐你麻痹,对你老婆好一点!”他还打我!鹿丸绝对跟他是一伙的,不行,我还需要别人来帮我翻身。 

这么想着,我找来了我侍卫长宁次。 

“恭喜酋长大人。”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正经。 

“先别急着恭喜,这两个人合起伙来耍我,你快帮帮我。” 

“这是…佐助…”他疑惑的看着佐助。 看吧看吧,我就知道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事情的真相。 “…的妹妹?” 

“卧槽,就算你不动你的白眼,这也不可能是佐助的妹妹吧。”我真是大写的服气,我现在完全不知道是他们眼神太差还是只有我能看透这红尘世间。 

宁次果然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侍卫长,我吩咐的命令他都立刻去做。他启动了他的白眼,进入了扫描状态。 

白眼,也就是他能胜任侍卫长的另一个原因,这是他们日向家祖传的遗传病,不对,是异能力。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们一大家子都是白内障,但是他们实际上就是一大家子白内障。不过说正经的,他们的白眼不仅可以360度无死角观察四周,还是一种透视眼。这种瞳力,我真是打心眼里羡慕,我做梦都想带着白眼去大众浴池,那面隔在我与我梦想之间的高墙再也不是什么阻碍,我只要坚定的注视前方,就可以到达梦想的彼岸。当然这都只是做梦,现实里唯一能做的就是娶个日向家的女儿,遗传给我儿子这种优秀的异能力。儿子,这都是爸爸对你的爱啊。然而现在我所谓的“老婆”居然变成了那个白痴。 

说回正题,宁次用他的白眼扫描着佐助的脸。他平时就用这种能力来扫描来酋长楼见我的人,如果坏人带着什么危险品,他立刻就能看出来,简直一个行走的x光安检仪啊有没有!在我们这种科技落后的时代可是绝无仅有的。 

“我好像看不出来什么问题。除了他戴着假发。”宁次满脸青筋的回头跟我说,这是他们发动能力的状态,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凶。

 “你不要因为他画了涂了眼影画了腮红抹了唇膏就把他当成女人啊!” 

“嗯酋长夫人长的很帅。拙劣的化妆技术并没有掩盖住她的光芒” 

“你都说了他是帅了,宁次,你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难道真的是我眼镜的问题?”然后他就拿出了螺丝刀,准备对自己眼睛做点什么。吓得我们三个赶紧阻止了他。

我知道他一直都挺尊敬我,是因为我小时候说实话是有那么一点吊车尾,而他常被别人夸做天才,一天假正经牛逼轰轰的,在我面前特装逼。后来有一次我们俩进行了一场四驱车比赛,虽然我的车破了点,但是我毕竟是主角嘛,肯定有那么一点坚持不放弃的精神,不惧怕权威的勇气。最终赢得比赛而他也被我阳光一般的气质所征服,成为了我的后宫之一。 

但是我没想到他安检做多了,真把自己当x光安检仪啊! 

最后还是我劝他是我自己瞎逼逼,这就是佐助他妹,他才放下螺丝刀回家的。接下来鹿丸把我收拾干净,让我等着一会迎接我爱罗。 

我去年买了个表啊! 

我心里急的想要搓丸子,这样下去可是要当着我爱罗的面出丑的,然后我就搓了个丸子。 

“你就那么在乎那个玩沙子的熊猫?”佐助语气里充满了不屑。

 “当然在乎,还不是都怪你。”手里的丸子发着蓝光,和我的眼睛一种颜色。 我心里一着急就是习惯性的搓丸子,小时侯总是破坏公物,弄得大家都不喜欢我。但是佐助在我不害怕,因为他可以搞个漂亮的闪电把我的丸子抵消掉。 

结果佐助非但没有帮我搞掉丸子,相反的他抓住我的手在我的丸子上加了闪电特效一把按在了我的办公桌上,转身走了。 

我看着我四分五裂的办公桌,一脸懵逼。 

卧槽明明就是他的锅,怪他他还生气了,天理何在? 

好在老天还没有彻底抛弃我,因为鹿丸告诉我,我爱罗他们来的那条路在施工,可能明天下午才能到达木叶酋。 

这大概是我这一天中听到最好的消息了,所以我不能放过这个机会,立刻联系了我的老师,上一任酋长,旗木卡卡西。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