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系酋长你枕哥

佐鸣不逆 其它杂食 超级欢迎吐槽

【佐鸣】我是个酋长

超级欢迎吐槽 快来吐槽我 快来调戏我

第一次写文,第一人称,大概是个雷文 

第一章 

我叫漩涡鸣人,我是一个酋长,嗯,就是那种身份高贵的酋长。
讲道理,很少有我这么年轻又这么有作为的酋长。毕竟在我的治理下木叶酋和平昌盛,人民生活幸福。        

然而今天我陷入深思,起因是我看见鹿丸在和隔壁村派来的美女外交官手鞠打啵儿。         我第一反应是捂住了双眼,我还是个纯情小处男呢好吗!         

我第二个反应是牛逼啊,手鞠可是隔壁村村长的姐姐,以后鹿丸岂不是要当隔壁村村长的姐夫,隔壁村村长可是像我一样身份高贵啊!         

我第三个反应是他俩怎么亲这么久,看的我手都酸了。         

但是正真令我陷入深思的问题是:作为一个身份高贵的酋长,我为什么还没有一个配的上我的酋长夫人?        

我忽然冒出个恐怖的想法,上次丁次他们带我去嫖,我装逼没去,他们该不会在背后笑我性无能吧。开玩笑的,本酋长只是觉得那些女人完全配不上我高贵的身份。        

不过是时候找一位酋长夫人了。        

我小时候喜欢我们酋花,她叫春野樱,漂亮的女孩子谁不喜欢。所以以前经常跟着她屁股后面流哈喇子…嗯可能小时后唾液腺没发育好。导致她见到我就打,练出一手怪力。        

她打我能忍,可是她不爱我,她爱的是个傻逼,虽然别人都叫他酋草。        

于是小樱追着傻逼跑,我追着小樱跑,有时候我稍微跑的快一点,就好像我在追着傻逼跑,所以他到底为啥跑??        

后来那个傻逼说要出去学习新技术来改善人民生活出酋留学了。放屁,我看他在本酋长的光辉下无地自容,跑了。可气的是,我心爱的小樱居然也跟着跑了。        

再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樱成为了宇宙偶像。宇宙偶像你懂吗!就是外星生物入侵的时候,她们就一边唱歌一边手撕怪物的那种。牛逼死了!         

他们每次直播的时候,我准保在电视机前拿着官方荧光棒挥舞,他们每首歌我都会唱,应援做的可给力了。        

说到底,小樱这么牛逼,完全配得上我做酋长夫人。是时候求亲一波了。        

于是我叫来鹿丸,我的首席秘书长,准备把我的终身大事托付给他。他办事我向来放心,因为平时的折子都是他帮我批的。        

说完我要和我们酋酋花求亲的打算,我忽略了他脸上的不耐烦,接着威胁他如果他不帮我办成我的婚姻大事,我就他的所有缺点告诉我好基友我爱罗,不让他把他老姐嫁给你略略略。        

他说着好麻烦答应了。我立刻开心的跳了起来嘻嘻。本酋长就是这么充满智慧。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非常兴奋,因为以鹿丸的头脑没有他干不成的事,那可是IQ180的人啊。主要的是,我知道以我高贵的酋长身份,小樱是不会拒绝我的。        

可是等待的时间久到我以为小樱在手撕怪物的时候,呸,在巡回演出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差点哭倒酋长楼的时候,鹿丸跟我说“成了,下个月可以结婚了。”        

我真是爱死鹿丸了,像他这样仅次于我帅气机智的人真是不多了。        

然而我还是没有见到我老婆,你要知道的,我们这个时代是有点科技不太发达观念有些落后,大家闺秀在结婚之前都不能轻易见人的。         

直到婚宴当天我看见了盖着红盖头的她,心里一阵悸动,但是又感觉哪里不对。         

拜完天地后我喝的有点多,其实平时我是不喝酒的,因为我老妈不让,实际上喝的最多就是拉面汤了。但是大喜的日子难免放飞一下自我,也给自己壮壮胆,一会可是要洞房的嘻嘻。        

搞笑的是,大家都恭喜我的同时,都表示一会想见见新娘子的美貌。我心里想你们这帮瘪犊子,小樱你们还没见过,说白了就是想闹洞房嘛。        

“滚滚滚”我把闹洞房的人都推出门外锁上了门,让酋长侍卫把他们都赶走了。        

安静下来,我心里特别紧张,因为我反射性的怕她揍我。但是一股酒劲仿佛让我忘了我姓啥,她是谁。         

我手抖着去解她衣服上的扣子,咽了下口水。         

“你弄错步骤了,应该先掀后盖头。”说着她自己拿下了后盖头。         

等等,这声音怎么是个男声…我扫了一眼,还好是张熟悉的脸……我再仔细一看???这他妈虽然熟悉但绝对不是小樱啊!!         

“你…你你!你是谁?”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一下把我推在了床上,解开我的裤带。         

这绝对不是小樱好嘛!要不然这一下床肯定塌了。不对,床塌不塌不是重点,这人到底是谁,她扒我裤子干啥啊!       

 “你你你想干啥!”我坚决护住我的裤裆。      她停下了动作看了我一眼,我以为她被我的气势吓住了,结果她又埋头苦干,我居然拗不过她。        

“救命啊,老妈老爸救我啊。” 我看着他,越来越觉得这脸好眼熟,但是我又想不起我认识这样的女孩。        

在我努力回想的期间,他居然已经解开了我裤带。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她一口含住了我的小鸡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恶心啊,好脏啊,不对,本酋长的小鸡鸡怎么可能脏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还是一个纯情小处男,根本经受不起这种打击好嘛!这这这种感觉好爽…        

我情不自禁的抓住了他的头发,一边享受一边好像想起了点啥.       

 “你你…啊…该不会姓宇智波吧。” 她没有理我,继续埋头苦干。        

“啊…你不会是佐助…啊…”说到这他加快了速度“啊啊…的妹妹吧。” 接着我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停顿,我以为我猜对了,没想到她居然咬了一下我的小鸡鸡。      

  “卧槽好疼啊啊啊啊!!!”我的手也一用力,好像把什么东西拽下来了。       

 “卧槽,你假发掉了啊!!!!”        

“哦。”       

 “……”        

“……”        

“你是佐助吧!”        

“被你发现了。”        

“你在这干嘛!”       

 “干你。”       

 那一晚,我屁股特别疼。 

鹿丸日记: 今天鸣人那家伙忽然跟我说他要娶我们酋酋花,这家伙还真是说一出是一出。不仅如此,还威胁我手鞠的事情。我哪知道我们酋酋花是谁,不过结婚这方面的事要是直接告诉那家伙,说不定简单许多。 

佐助日记: 听说那个笨蛋要娶老婆,看来是时候回去了。                                                                                                                    

评论(7)

热度(23)